师_过去与现在的不同

像我这样的废物呀,没人会喜欢

【一周零一江】传说

让我先打个卡,肉被屏蔽了QAQ自己的不老格也挂了,让我弄下图片试试,土下坐。非常对不起。顺便接力下 @♢收熟首兽♢ ,我先去努力弄图了。大家新年快乐~

【周江睡前故事】藏着并不代表遗忘

比起童话更像鸡汤吧,取自安徒生童话《藏着并不代表遗忘》

难得写纯净水_(:зゝ∠)_,希望不要嫌弃,明天是 @懒熊 太太,活动快结束啦,周江tag也快接近w了好幸福

================================

  江波涛喜欢周泽楷。


  具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被挖到轮回之后他就履行着自己的职责和周泽楷朝夕相处使自己成为其和队伍交流的桥梁。


  世界上大概没有比周泽楷更美好的人了吧。


  江波涛含着自家队长顺回来的新代言的巧克力一边帮他选片。


  要是我们能一辈子并肩走下去有多好。


  一起捧起冠军奖杯时周泽楷的掌心附在他指尖的温度还记忆犹新,舞台斑驳的灯光中江波涛抬起头周泽楷灿烂的笑容比奖杯还要闪耀迷人。


  他变得更努力,只要能为了周泽楷和轮回的胜利,让他付出多少都可以。


  再一次趴在书桌前醒来,资料上多了一片紫色的苜蓿花,嘴唇有些湿润,是流口水了吗?想到这儿的江波涛一个机灵看向房门。


  幸好没人来过。


  离晨练还有一些时间,拿出衣柜里的等身抱枕安详地入睡。


  我相信轮回会赢,无论对手是谁。


  


  


  可是我的实力终究还是差了那么一步。


  江波涛藏着他的爱慕,只是希望和周泽楷并肩的日子能够更长久一些。


  恍惚中他还能听到支持者们的嘘声在耳边回响,台后的周泽楷什么都没说。江波涛隐约间感觉什么东西在触碰自己,他甩开了手。调整好自己的心情,还有需要他帮周泽楷处理的事情,他不能就这样萎靡。


  周泽楷和孙翔上台领奖时,江波涛的身边空拉拉的,他有些害怕,却又说不出这是什么感觉。他为轮回的荣誉感到傲,这也是他第一次从背影观察周泽楷。


  有那么一点点,不甘心。


  不是对于孙翔,只是怨恨自己怎么不再更强一些呢?


   卸去一身疲累,江波涛躺倒在床上,那日飘进的苜蓿花被他制成了书签挂在床头的小风铃上。


  叮铃……叮铃……


  积攒的委屈一股脑地冒了上来。


  


  “江。”


  送行的机场,顺便给凑上来的孙翔一起整理了下仪容,江波涛无视了周泽楷的变扭样,眉眼笑的开朗。


  “小周,小孙,一路顺风呀!我相信你们一定能拿下冠军的!加油!”


  “等我回来。”


  


  


  周泽楷喜欢江波涛。


  有些事藏在心里,但永远不会被遗忘。


  轻轻旋开的门把,果然会议结束后一个人躲回房间自舔伤口。周泽楷有江波涛房间的钥匙,是一开始经理为了让他们俩关系更好建议的,可能连江波涛自己都忘记了。周泽楷偷偷地去看了他好几次,江波涛睡着之后不太容易醒,周泽楷可以放心地做一些小动作,比如帮他披上毯子,比如在资料上放上自己最喜欢的苜蓿花。


  苜蓿花的花语——希望与幸福。


  人生难逢知己,遇上江波涛,是他这辈子最大的幸福。


  只要江波涛在身边,他就不需要勉强自己应对别人。


  我喜欢江。


  我也喜欢小周啊~


  每次,周泽楷鼓起勇气,都被江波涛委婉化解。他相信江波涛会明白的,只要一直陪伴在他身边,总有一天对方会回应他的感情。


  输给唐柔后,全场的嘘声,周泽楷看到江波涛没落的表情,他的心跳漏了一拍。


  对输的恐惧?并不是。


  在最困难的时候,他都没有办法帮江波涛说些什么。


  

    赛后江波涛甩开他的手,硬撑的微笑。他都看在眼里。


  再一次闯进对方宿舍,去年的这个时刻,他偷偷亲吻了睡梦中的江波涛。因为这个冲动的行为,他回去反省了一整晚,但又迷恋那温暖软和的触感。


   再拿一个冠军,一定要告诉江。


  我有多爱你。


  


  将人禁锢在身下对视,江波涛皱着眉,想反抗体力差距巨大,悲伤和愤怒扭曲了原本柔和的五官。在周泽楷的眼里充满心痛。


  小周,请你离开,让我一个人,这样的我,不适合站在你身边。


  江,喜欢。


   小周,你,不需要安慰我,让我一个人,明天就好。


  江,喜欢。


  ……


  重复着简单的告白,不管江波涛胡言乱语什么,周泽楷都坚持己见,固执地希望对方如往常一样理解自己。


  小周,我突然觉得自己好坏。


  嗯?


  我是何德何能才能得到这么完美的你?


  不,是我。


  小周,我可以吻你吗?


  


  江波涛仰起头,他是第一次从这个角度观察周泽楷,也是第一次和别人接吻。一切发生地那么突然却又顺其自然。


  头顶的风铃叮铃铃地被风吹动,被潜藏的爱恋,不会消失,也不会被人遗忘。


  

 


  中国队取得世界冠军,国内的报道席卷媒体,江波涛站在机场的vip通道,对着眼前的人伸出手。


  “欢迎回家。”

  

 

【周江睡前故事】星座传说

  这是一个由一群很闲的神组成的世 界……


  周泽楷是整个王国最好的狩猎者。


  周泽楷是整个王国厉害的训练师。


  周泽楷是整个荣耀大陆最英俊的男子。


  “嘿,我亲爱的乐乐你不觉得那个叫周泽楷的凡人抢了你爱与美之神最英俊的名号么?你不觉得很无聊么要不我们下去找点乐子给他添点麻烦怎么样怎么样?”


  红发的天神白了身边正在吵闹的人一眼,自顾自吞下一块鲜花饼。“黄少天你有完没完,你家那位下界去浪了晚回来了你别老是来烦我,忘记你当初变成狮子去阻挠老叶回来然后被树砸成喵的光辉历史了?”


  “乐乐你图样图森破,告诉你这人可好欺负了,他连说话都说不来,路上随便找个人跟他搭话他就会脸红。我观察了很久了真的超好玩的,而且我怎么会打无准备之仗呢,我从大眼儿那儿偷了个宝贝你看你看你看。”


  黄少天从手心里变出一个五彩斑斓的盒子。


  “苏沐橙的魔盒?天呐……咳咳”张佳乐还没来得及咽下嘴里的鲜花饼就被黄少天连拉带拽的下了圣山。


  黄少天你妹的让我喝口水啊!




  结束了一天授业的周泽楷回到家中,在门外就闻到牛油烤面包的香味,他警惕地观察四周,是谁这么大胆敢偷偷进入他的房子还使用了厨房。


  他推开门,只见一个半露香肩,身着雪纺旗同的青年正在屋内整理,不时还哼着小调。


  “谁?”


  “哈哈哈哈哈哈乐乐我说吧他都不会完整的说一句话。”那两位恶作剧的源头正猫在一边的树上通过玻璃偷看屋内的情况。


  在你面前谁都不算完整说话吧,“少天你确定你拿的是苏妹子的魔盒?为什么放出来的是个男的而不是苏妹子的幻象?”


  ……


  ……


  ……


  “那个乐乐啊你不是说隔壁的国家有个很好吃的冰淇淋火锅吗?我们去吃吧哈哈哈,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啊今天天气真好云秀有多久没下雨了?吃完去找老叶PK吧??怎么样怎么样?”


  (此时地界冥府宫殿)


  王杰希看着装魔盒的架子上贴着一张Q版的黄少天翻白眼自画像,觉得眼睛疼。他指挥着羽毛笔写下事情经过派人送往圣山,他是该为江波涛默哀还是该为打开盒子的人默哀呢……


  让我们回到屋内


  “哈罗,我叫江波涛,你就是这间屋子的主人吗?你长得真帅气呢。”江波涛作为在圣山长大的天蝎,与人际交往方面有特殊优势。因此被选作色 欲的魔盒的看守。只要他完成任务就可以升为天神。


  “周泽楷……你?”


  周泽楷很奇怪,外表出众且获得过各项比赛冠军的他在国内外都负有盛名,眼前这个占用他屋子的陌生人却像是第一次见到他一样。


  “嗯,屋子都是我打扫的,还有餐点,可以尽情享用。”江波涛擦了擦手,放下工具,向他靠近。周泽楷稍稍抓紧了手里的弓箭。他有些惊讶,不知所措,对方竟然能听懂他想问的所有问题并一一解答出来,这是当年交给他本领的天神兄妹都没有做到的事。


  “听懂?”


  “可以啊?我能听懂你说话哦。有什么要求都可以向我提出来,但是你必须帮我一个忙。”江波涛一脸笑意地靠近,周泽楷发现他的发色是罕见的墨蓝,瞳孔如清澈的海水,不像自己棱角分明,圆润的鹅蛋脸富有亲和力,周泽楷不好意思地扶着脖子有些害羞。


  “说?”


  “哇,你真是个好人,作为报酬你能帮我打开这个盒子吗?”江波涛将那个和他一起封印了好多年的五彩盒子捧到周泽楷面前。


  周泽楷见他真诚的表情,也是自己喜欢的模样,还有忽略不计的屋子和点心等等,毫不犹豫地按下了盒子上的开关。

===============================


  非常抱歉这次都是压线完成任务,这两天有很严重的事要处理很晚才到家_(:зゝ∠)_先让我签个到吧。明天会补一个荤的番外,其实挂件出来我就特别想写这个paro的meet。唔,我玷污了tag的纯洁,明天指路 @名字的字数怎么能有上限的诶上限好像增加了但还是字数还是不够怎 

       除了周江其他几个角色人设有点改动,比如老 王对应的是珀耳塞福涅,伞哥和沐沐对应的太阳月亮神兄妹【apolo是MGC我的天】乐乐是阿芙洛狄特,黄少成分比较复杂,这里可以对应赫拉。反正是一个自我流的希腊故事锦集。有想看别的人的故事的番外的话也会考虑写吧,不过应该没人想看2333。


【周江睡前故事】天方夜谭

lofter说有敏感词_(:зゝ∠)_大家还是点不老歌吧,我连前言都放过去了

喵,点我吃零食

喵,零食2号机【点不了一号机的点我】

=============

明天是 @天上雲城 

【周江】恋爱巴士

        有荤菜注意,现实矛盾注意,小学生文笔注意。这样都OK的话请观看。

        =============================

  江波涛再次见到周泽楷的时候才知道欠下的债迟早要还的。


  周泽楷把他堵在酒吧后的小巷里,抵死亲吻,像是要把这一年时光补偿回来。毕业之后,江波涛像是人间蒸发一般放弃了他们多年的感情,把周泽楷一个人滞留在原地。后来,周泽楷才知道是自己家里找到江波涛谈话,母亲以死相逼让江波涛心软。他太了解这个人,就像江波涛能读懂他一样。他又何尝没动过心思骗江波涛心软过。


  可他不甘心,他不需要什么温柔可人的女子,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仅属于他的江波涛而已。


  “小周,嗯,等等……呼吸……唔嗯”江波涛有点喘不过气,用力把两个人的距离拉开。


  “江。”周泽楷在酒吧里看到江波涛和别人愉快地喝着酒,火气不打一处来,直接闯了上去一只手半扛起人,结了帐就走。他苦找了江波涛一整年,这小没良心的竟然还和别人有说有笑。但是刚才两人亲密间,江波涛完全生疏的吻,让周泽楷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他趁着对方喘息的空隙又在唇边偷亲了几下。


  “小周,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这一切都来的太突然了,江波涛还未从周泽楷突然出现的惊讶中缓过神。自从他答应周泽楷的父母离开周泽楷,他没有奢求过能再见到周泽楷。他远漂到一个全新的地方和所有朋友断绝联系,每日和同事留恋酒吧,就是为了麻痹自己,去忘记周泽楷的温柔。


  家人也劝他重新开始,可是相亲了几个对象,即使对他有好感的,没到一个礼拜江波涛自己都会主动拒绝。他好像已经无法爱上周泽楷以外的任何人了。


  “家里怎么办?”江波涛原本想说我们已经分手了,抬头的时候对上周泽楷的眼神,他知道这次他逃不掉了。


  没有关系了,只想和江永远在一起。


  周泽楷无声的告白,江波涛了然于心。吻再次袭来,江波涛不动声色地闪躲出他的禁锢,转而握住他的手。


  “小周?我们回去再说?”


  “好。”


  江波涛被他发自内心的微笑击中心脏,糟糕,一定都是周泽楷长得太帅了加上酒精的幻觉。


  江波涛所在的城市并不大,晚上9点之后除了酒吧夜店街上几乎没什么人,就连出租车也不见,他们也就大方地牵手在街边游荡。


  “这个城市很清静,我很喜欢。”


  他们已经换成了食指相扣,这是两个人之间的默契,江波涛边说着有的没的变关注着周泽楷的表情。他们有一整年没见了,小周还是像之前那样,随便扔到人堆里都能引来注目。这么优秀的人,为什么钟情于自己呢。


  “江,偷看。”他们止步于车站前,周泽楷转过身把江波涛拥入怀里,在他耳边轻轻吐息。


  “哎?那是因为小周长得那么帅啊。目光会忍不住锁定在你身上呢。”


  “江,好看。”


  “只有你会这么说。”


  江波涛觉得自己离开了一年有些吃不消周泽楷的情话,脸微微发烫。周泽楷在他身上游走的手让他更没办法专心思考。


  “小周你。”要不是两个人是恋人,这算性骚扰吧。江波涛拉开他隔着裤子揉捏自己臀部的手,大学时期甜蜜的回忆浮现出来。“车快来了,最后一班车赶不上的话就回不去了。”


  “想你。”吻了吻江波涛发烫的耳垂,周泽楷也注意到了不远处巴士光亮渐渐驶近。


  那是一辆红色的双层巴士,江波涛解释说是大城市退休下来的车,但是在他们这里也算是一个不错的风景线,他很喜欢坐在二层看着一路的风景,安静的时候能回想起他和周泽楷的点点滴滴,他曾以为自己只靠回忆就可以活下去。


  “回家,一起。”


     =======================

        这是客人您点的巴士餐请点击领取

        ======================= 



  江波涛披着周泽楷的风衣靠在他身上,他不干睁眼,脸颊上的红晕退散不去,特别是他看到周泽楷衬衫上擦不干净的乳白色液体之后,他只能选择眼不见为净。

  “江,想我。”


  小江,一直都想着我,想要我呢!而且都不想放我离开,真高兴。


  “讨厌。”江波涛伸出手扯了扯周泽楷那张帅气的脸。“我好困,小周到站了记得叫我。”


  “嗯,回家。”


  “好。”再次十指相扣的手。


  


  即使你走到天涯海角,我也会找到你,然后再也不分离。


END

~~~~~~~~~~~~~~~~~~~~~~~~~~~~~~~~~~~~~~~~

打开小黑屋看自己码的文发现有一篇没有上传的,就发上来吧,依旧有肉,突然也想写普通的文了,但是就是抑制不住炖肉的手。_(:зゝ∠)_希望不会被讨厌。

明年一定要飞去湾家参加茶会,魔都要是也有周江粉的party就好啦,不过估计办不起来_(:зゝ∠)_没人愿意跟我玩吧。我就想想的碎碎念。书米亚的债还没还完容我慢慢填坑。

还愿来了!!!!!一共抽到四张!!!可以双突了。说写就写,五一假期更十篇文。欢迎来催!我的世界充满了光明。


为了书米亚立flag

书米亚抽到双破的话五一假期内更新10篇5000字以上的文。自己吃的CP都可以。周江9为主吧。我都断了自己后路了求圆满。出只出一张的话也写一篇万字的周江肉。


【周江、喻黄】MR & MRS Zhou——Charpter 2

写着写着发现喻黄戏份满足的=-=

之后有超过三分之一的部分会打tag,没有出现就不会打。

OOC的话都是我的错和人物没关系,希望能被大家接受QWQ

ABO只是为了让结婚合理化,没有过细描写。

雷点不高请继续

===================================

前文【前文有周江肉,但是是链接所以不喜可不点】

===================================

       谁都能看得出周泽楷今天的心情很好。
       把带给大家的手信让秘书吕泊远拿出办公室,合上百叶窗,室内一片漆黑。倚靠在桌角边按下倒置于抽屉内的按钮,从天花板缝隙中降下电子荧幕。

  “哟,小周这次表现不错啊。”荧幕上的人只有一个背影,吞吐出白色烟雾蔓延周围马上暴露了他的身份。
  “前辈,资金。”周泽楷讨厌那些弯弯绕绕的花花肠子,直奔主题。
  “听说你接受了话唠的帮助啊,是不是应该意思意思?”
    “不能少。”讨价还价向来是这人的强项,然而周泽楷可不吃这一套。
    “啧啧,小周还真是不好说话。钱已经打到帐上了。”残余的烟尾被掐灭于水晶玻璃缸内,继而点燃另一支,腥红的微光在黑暗中扑朔,尤为亮眼。“少天回来了,你去接一下,就当还在佛罗伦萨的人情?”
    “几点?”周泽楷知道自己没办法拒绝,自黄少天从天而降在敌方营地中给自己解围那刻起他就预料到有什么事情将要发生。
    “3个小时之后,PD国际机场C5号口。”
    “好。”

  周泽楷简短地回答后关闭了通讯装置,手机上江波涛晨间安稳的睡颜使笑容不禁爬上嘴角。拨通家里的电话,江波涛此时正在加工自己出门前留下的半成品食物,互相交换今天的行程——当然隐瞒了真正的出行原因,才依依不舍放下手机。

  “一股恋爱的酸臭味。”占着别人座位的人事部助理孙翔咀嚼了几口进口巧克力棒说到。
    “翔翔你有本事当着老板面说啊。而且人家都结婚了不能算在FFF团攻击范围内。”吕泊远边说边撕开了另一包薯片。“人事部那么闲么?你怎么又跑来了。”
    “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们一样不干正事吃零食哦?周泽楷一回来江波涛肯定就没法来上班了,早上的事情不都得我来做?这不等他开门签字么?”孙翔一脸怨气也只能对着巧克力棒发泄,仿佛要把多余的工作量都吃回来。
  “谁说的,你看小明不是出差去了?起司薯片要不要?”
    “你们几个胆子越来越肥了竟然在这里谈论上司八卦。”行政部经理方明华手持传真报告一人给了他俩一下,“小周那里现在应该空下来了,翔翔干正事去。泊远你也把下午要准备的合同打印一下。”
    “遵命太后。”孙翔从桌子上顺了一把零食塞进口袋里敲响了周泽楷办公室的门。

  

  Phalaenopsis
       一家以兰花为主题的清吧,白天主要出售咖啡和西餐,店主是一个姓许的年轻男子,江波涛一进屋就被他请到了三楼的包房里。借着同学聚会为名,房间里其实只有两个人等着他。温文尔雅品尝着樱花Latte的男子便是江波涛的表哥喻文州,这家店实际上也是他们做暗中生意的交易点。店主恭敬地向他们三人行完礼,进入内室配膳间给江波涛准备茶点。
     “Hi,苏姐,好久不见。”江波涛、喻文州和苏沐橙毕业于同一所大学,要说今天是同学聚也并不算撒谎。江波涛知道苏沐橙也是他们生意的关键接头人物,只是一般和她接头的都是喻文州。他们俩见面从来只是学姐与学弟关系,她是否知道自己就是那些暗杀计划的实行者无浪都是未知数。不过苏沐橙近几年在国外,经她本人的case江波涛婚后再也没有接手过。
     “Hi,小江果然变成熟好多呢,光听你哥说我还不信,没能参加婚礼太遗憾了。”苏沐橙在G大就是校花级人物,饶是周围的朋友也不会相信在那样云淡风轻的笑容背后立刻能置人于万劫不复之渊。
     “苏姐太客气了,贺礼我有好好收到,心意到就足够了,苏姐什么时候办喜事可要通知小弟我啊。”论人际关系,江波涛更是各中好手,出任公司的人事部经理可不是靠董事长妻子的地位才得到的。
     “这么说我可要好好期待了啊,现在连影都没有呢,积攒下来,那可不是随便一份薄礼就可以把你学姐打发了的哦!”
     “那是必然,一定不会让苏姐失望。”
       喻文州就在一边听他俩寒暄,也不插话,苏沐橙时隔五年后再次找到他们,还说想见见江波涛。虽然他从没透露江波涛就是他手下的杀手无浪,但以苏沐橙的手段应该早就有所察觉。不然为何在这个当口指定让无浪来接受任务,无论喻文州方面开价如何。
       时间流逝地不知不觉,店主准备给他们续上第二杯咖啡,苏沐橙看了眼墙上的时钟向他们俩告辞。江波涛本想起身送她离开,却被喻文州眼神示意留下,苏沐橙言语中也宛然拒绝,最后是由店主送下楼。

  “新品怎么样?”喻文州从身后拿出一份文件递给江波涛,“要不是沐橙指定让你出任务我也不想打扰你。”
    “蓝管家的手艺越来越好了啊,这次的目标,并不是什么关键任务嘛,新兴企业的副总,名字也没听说过。得罪苏姐算他倒霉啊。”
  江波涛很自然地接过文件夹,阅读起目标内容,从小培养的职业杀手素养让他觉得这个单子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总之你小心一些,该怎么做上面都有写周六我会亲自接你,小周那边没问题吧。”
    “周六他要回实家,有一整天的时间,身份就拜托了。”江波涛总觉得今天的喻文州有些奇怪,意外地沉默,若是平时不黑心挪揄自己几句都不正常。
    “万事小心。”
    “怎么?对我都不放心么?又不是什么危险的大行动。”把文件整份塞入沙发边的便携式碎纸机,江波涛拿起外套披好,“替我向姑姑问好。”
    “你有没有想过,哪一天,小周知道了你的身份会怎么办?”食指和中指间突然多出的Davidoff弥漫出一股清幽。

  “抱歉,哥,我不是你。”江波涛背对着他挥了挥手,果断地离开了酒吧。

  约莫一个小时之后,喻文州跨过两条繁忙的街道,来到一个古旧大厦的地下车室,浅蓝的奔驰跑车后座已然躺着一个熟悉的身影。金黄色的发丝凌乱地从盖在头上的皮夹外套中透露出来。喻文州打开车门,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般启动发动机。蓝调优雅的旋律混合杜松香气侵袭后排熟睡的青年。

  “唔,回来了啊。”冰凉的刀刃架在脖子上,再靠近一分就能划出一条血痕,施暴者悠闲地打了个哈欠,“这么多年不见你的近身搏斗能力还是这么差啊,能活到今天真是一件奇迹呢。不过能取你性命的这个世上除了我没有别人。”
    “为什么要回来!”抓在方向盘上的右手突然用力,他想起那双苍白的眼眸,充满被背叛的绝望,喻文州活着二十多年,只有那一刻,感受过天崩地陷的滋味。
    “哎哎哎?我还以为文州你很欢迎我呢?空气里那么浓郁的信息素明明那么热情啊,不要这么言不由衷嘛!还是这几年在国外变得没有魅力了?不会吧,让我看看。”那人煞有其事地对着后视镜审视自己,好像害怕午餐有什么沾到了脸上一样。他散发出同样浓烈的热带混合果香,两种完全不同的香气在空中碰撞,组合胜于任何香水味。“不错不错不错,很纯净嘛,我还以为分手之后喻先生会花天酒地纵情声色呢。”
    “像这样?”喻文州不顾喉尖刀刃侧过头去,却被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颈窝啃了一口。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想要偷袭我还早呢。”他捂着肚子笑得一脸得意,刀刃收回衣服中,“咳咳咳……”过剩吸入的ALPHA信息素让唾液分泌增加,“喻文州你妹的。”打开车门发现并没有上锁,他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平复心境。
    “少天你也是啊,而且会带着对方信息的也只有被标记的OMEGA吧,是我该庆幸你没办法找下家?”
  “呐,像以前一样好好听我说一次话好么?”并没有走的太远,只是靠在后车门上。“我知道如果让你再选一次你还会开那一枪,说没有恨过你是不可能的,喻文州,你远比自己认识的更残忍你知道吗?不要跟我提人在其位身不由己这种话,我当年不信,现在也不会相信。”

  “少天,重点。”
  “喻文州,我离开组织了,现在,我只属于我自己。”
    “回来住在哪里?需要我送你么?”刻意压制住颤抖的声线,这车里的空气加湿器效果好的过分。
    “不必要,知道太多反而没有好处,哦对了,小江的结婚的事情你怎么不通知我呢,再怎么说也是一起玩大的,喻文州你太不够意思了,小江当年也叫我一声哥哥呢。礼物在后座上,记得帮我交给他,不要忙忘了啊,放心不是什么奇怪的东西,只是对没参加婚礼表示歉意。不许先打开哦,拜拜~”

        还是记忆中的身手,悄然逝去于黑夜的魅影,喻文州低下头,靠在方向盘上任喇叭发出嘶鸣。

        啊,这该死的加湿器。

     My heart can't possibly break.
       When it wasn't even whole to start with.

  尘封的伤口被揭开,血肉模糊,痛楚刻骨铭心,可我的心却得到了救赎,证明我还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周江][新年第一枪]家

活动第16天,大家最近看到我次数那么多会不会审美疲劳QWQ

这块肉很淡,就是会蛀牙,乡愁体[什么鬼

希望不要嫌弃

明天应该是格格太太了吧,at不了,打不出企鹅,格格太太加油。


正文:

  小时候,家是一碗热腾腾的鸡汤面,江波涛在外面和别的小朋友玩了一天,浑身脏兮兮的,母亲口头唠叨,手上的毛巾轻柔地擦着小泥猫的脸。面条入口即化,温暖着小小的心灵,即使没有多余的点缀,江波涛余生也没有找到过更极致的美味。
  长大后,家是包容的港湾,江波涛决定弃学成为职业选手。父母最开始是拒绝的,江波涛的成绩虽算不上学霸,升学绰绰有余,然而却选择了游戏这个并没有被大多数群众所接受的职业。
  最后,他还是踏上了这条路,在父母的祝福下。江波涛记得离开家的时候,父母来到火车站为自己送行,那年他刚满18岁。母亲含泪的那幕定格在高铁车窗上久久消散不去。
  再后来,家是团队一起奋斗的每一个瞬间。在外,周泽楷永远是那颗璀璨的明星,在内,任谁也无法忽略江波涛的作用。他们一起创造了轮回的传奇,那些年和队友们一起挥洒汗水的日子,每每回想都是笑意。
  而现在,家是归来时那个熟悉之人能将自己揽入怀中得厮守。他捧上那碗热腾的面,和对方一起牵手得到港湾的包容,队友的祝福。他很庆幸自己当年坚持进入职业电竞圈,才能在茫茫人海中和周泽楷相遇。

        白切肉点这里。

  

  家?

  就是有江的地方。


[周江][新年第一枪]Valentine kiss

第14天,情人节SP

牛郎店长周X公关top1江

引诱paro,其实小江只是想主动一回

点这里

[手机看不了还是做了链接]

大家情人节快乐啦,小江唱得就是情人节之吻w慢版

5分钟后传送门@格  太太

午夜可能有惊喜加餐,说不准